Leon's little world

家里就是永无休止的争吵,老妈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心态越来越不好,这次休假回仓前几天就报发争吵,本来是要告知我要休假了我蛮高兴的,并且有可能去旅游,除了表示好之外,透露出前几天又跟我爸吵架了,原因是我爸又说话难听了,于是就吵。听完唠叨之后挂了电话,忘记什么原因给我发微信说老的不省心小的也不省心,我感觉情绪不太对就打电话回去,拒接,后来就抱怨跟我爸脾气不对付,又提到上次我对象一块回老家不开心的事,就是一顿抱怨,于是又吵一架。

好不容易劝好之后,我那两天睡不好做噩梦,头疼得很,身体也不舒服。然后周六就跟我对象回仓了,早上出租车上她说鼻子不舒服,嗯….也导致她也不高兴,上了火车也是,我说要这么久吗?下了火车可千万不要这样不高兴。

下了火车,我妈来接,见了我妈的第一面也没有喊个妈,打开车门看我爸不在,问爸没来吗。上车之后简单两句话之后就不说话了,任何交流都没,只有我跟我妈聊天缓解气氛,真是醉了。后来我忍不了,推了下她胳膊让她跟妈说说话,她反应过来后才开始找话题。

到了家慢慢气氛正常了,庆幸相处的不错,第一天就这么融洽的过去了。第二天也不错,下午我们去外面逛了逛,回来在商量旅游行程的事,对象要回京,我跟妈去,所以关于从上海回程的安排产生了分歧。妈的意思我到仓之后下车待半天,休息一下第二天再走北京,我说那我还要请半天假,妈说没事,咱宁可请半天假休半天(老人想让在家多待一下休息一下)。我对象说意思直接从仓不下车直接回北京(过路车),这样就有了一个分歧。当下还没什么事,然后我只是感觉气氛有点变化。然后我跟我妈就去做饭了,对象只是在一边刷手机。

吃饭的时候说到美国回来的要隔离三周,妈的感觉就是中美关系不好导致的,我们解释说国外回来的都这样,不是区别对待的,但是我对象似乎有点激动,不知道为什么。妈就絮叨了说,嗨,在国外也不好,吃不惯住不惯的。我对象就开始较真了,她认为没不好什么的,就一言一句的杠起来了,给妈气的够呛。

晚上我也很生气找她为什么,她说因为火车返程计划的事情觉得我妈太自私,觉得妈在灌输我观念。我说那只是想让在家呆一呆,有什么呢,后来我俩也吵起来了。说实话我是真后悔结了。

第二天一早就自己要回北京,我送到出租车就自己走了。第二天也没有任何联系,冷战中。

第三天,也就是旅游出行的前一天早上,爸妈又开始因为一些干活做饭的事叨叨,我妈嫌我爸干活慢,时间很紧,我爸说我一直在干啊,就这样一言一语吵起来了,我妈就是爱叨叨,我爸说那我不去了票退了吧,然后妈就说那你别去了。我就劝不要吵,虽然知道无效。然后就一直叨叨,后来就出去了,回来之后问我票退了没,一定退,不退她也不去了,我就含糊其辞。后来又问我,我说一会就退了,总之就总在抱怨叨叨,后来又找我叨叨我就忍不住了,吼起来,然后就更乱了。没办法,又花了很久才基本平复下来。

呼。。说了这么多我都好累,在哪都没有个心情快乐的地方,所以在哪我都喜欢自己窝在屋子里。感觉现在的日子就是在熬,熬。哪个都改变不了。

男人的爱好

朋友发来一张图,看了我也很懂,不过这让我想起前几年我在卖我的一只镜头时遇到的一位大哥。

那是我初入摄影的时候买的最早的一只镜头,素质不错,性价比高,俗称狗头中的红圈,4500买的,买的时候已经有六七年了,2500卖的,当时买家要求线下交易,那天正好是周末,我在公司要培训,于是就约了在公司见面。

到了约定的时间后,我前往汇合地点,是一位大哥,穿着朴素,人看着十分忠厚老实,好像还带着一副眼镜,乍看上去是跟艺术无缘的那种人。大哥试试了镜头没什么问题,就准备付钱了,他居然从包里拿出一沓钱,我有点呆了,一是现在都流行微信支付宝,二是我也不知道钱有没有假的,我不放心。我就说咱能微信支付宝不?这时大哥面露难色的说了一句话让我记忆深刻又深有体会:家里人不让…

我瞬间明白了,这是自己攒的钱,不能在微信支付上留记录,当时我就好同情,也很感慨,男人是不是好多都这样,有个爱好不容易,没人支持还得偷摸的,谁都有个热爱的梦想啊,说的我五味杂陈的,没再犹豫就收下了钱。说到现在的我器材一大堆,但找不到当初的那份纯真和热情,更多的可能是把玩和保值了。

苹果的照片程序又提示了一波“回忆”,看着照片里自己的身影,仿佛就发生在昨天,连拍照片的刹那脑海中的想法都记得,却已经过去了六年!这种震惊的感觉已经不是一次了,我的青春甚至我的一生就会这么很快的过去,我该做点什么让生命更有意义呢?

上周日终于在早上的最后一刻安排了爸妈来北京植物园逛,这一天真的是准备了好几年,因为每年就只要这个季节植物园才好看,有非常美丽的郁金香。整整一个下午走了一万五千步,真的是挺累的,更何况老年人呢。带着我的相机拍拍拍,很充实。

最近半个多月的头痛一直困扰着我,已经是第三次偏头痛了,几乎时刻都在痛,去看了医生,医生也是说多休息,开了点药,没有其他的好办法。

春节以来也一直没有回家,今天是节后回家假期的最后一天,回了趟老家,去跟着弄房子的事情,现在发现越来越多的人都开起了自己小厂子,老院前家也是越做越大,接连租、买下了附近的很多地皮,所以也正是我家不想租或卖,才决定要把原来已经坍塌房子重新盖起来,垒起院墙,以跟隔壁划清界限。但自上次交涉之后,他们的院墙已经越界了,把我们的过道侵占了,所以后面也是要把这件事搞清楚。

越来越觉得人就是得有钱,有权,那就没有你办不了的事情,在老家那种地方谁还敢侵占你的地方?像我们做it的,真的也亏在了圈子太小,而且也少了很多社交能力(相比来说)。对于当下的我来说,不要想太多,尤其是担忧未来,也许会混的很惨,但那不是我现在该担忧的,今天嗨就行,同时再扩大自己的外交圈。

看房子

最近在忙买房的事情,没想到压力还挺大的,主要不是经济的压力,而是买房需要工作居住证,但是我没有,在销售的建议下我先交认筹,后面在给我时间去办证,说起来简单可实施起来哪这么简单,钱在不断的交,马上又该交认购了,不是一笔小数额啊,一方面怕惹上纠纷要钱麻烦,另一方面又怕房子被别人买了,就是在赌。今天仔细看了认购合同的样本,不是没有风险,样板合同上面给的时间太短了,我这边起码得给我留90天才行,这周末打算再去找销售问问,今天去续签居住证还遇到麻烦,真是波波折折,所以最近睡的也不好,白天工作也老在想这些事,好麻烦。今年春节可能回不去了,怕回不来,也不想折腾去更远的地方喝酒什么的,所以干脆想不回去了,但是又想回家里看看,父母老啦